西操场
日期: 2017-08-11 编辑: 供稿单位: 宣传部

  其实,多少个漫步西操场的黄昏,我熟悉着这个边缘地带,并且欣喜于这里的安宁静美。这里三月玉兰开,四月樱花映,五月槐花香,十月桂香飘,十二月雪花落……


   西操场,原先是师大附中的操场,究竟有没有別名不清楚,只是因它遥遥地位于师大的西侧就得了这样一个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名字。很多人说到西操场,第一印象就是荒凉,是啊,不过是一个废弃了的操场罢了。其实它的地理位置还是不错的,隔着一块郁郁葱葱的芳草地,便是古老的楼梯踩着嗵嗵响的五幢,对面是曾经人来人往现在被新图书馆取代了人气的邵逸夫图书馆。只是随着学校的东扩,这里越来越西偏,越来越荒凉了。


  坐在西操场的石头上看夕阳是件美妙的事情,我常常喜欢晚饭后漫步到西操场,那时还属于西操场热闹的时分。近乎光秃的球场经常聚集一群热血青年在这里上演云中漫步似的足球,脚起沙扬风风火火,沙雾缭绕之际逐球进球,那个激情那份热忱让人叹服。而正是这个时候,夕阳也开始悄然西下。那里没有座椅,我却甘愿坐于石板,就静静地坐着,托着脑袋,心无旁骛地只是看西边天空的变化,金灿灿的阳光,绯红的落日,以及周边被染了色的云彩,还有阳光下面可以辽远到更加西边天的绿色,心随影动妙不可言。周围安静极了,虽然围墙外面就是车水马龙的公路,在那一刻的凝视中,你能忘怀周遭的喧嚣,你可以只属于自然的宁静中。实在是一天中颇为享受的一刻,回忆的时候都似乎能感受那照在手心的光暖。


  曾经设想,在西操场举办一个通宵派对,叫上志同道合或者臭味相投的家伙们,对着西操场美妙的红月唱歌喝酒聊天游戏,等待朝霞。有点老狼《恋恋风尘》的青春烂漫和淡淡忧伤:那天黄昏/开始飘起了白雪/忧伤开满山岗/等青春散场/午夜的影片/写满古老的恋情/在黑暗中为年轻歌唱/走吧女孩/去看红色的朝霞/带上我的恋歌/你迎风吟唱/露水挂在发梢/结满透明的惆怅/是我一生最初的迷惘……曾和朋友在此赏月,探讨人生谈论爱情诸如此类虚无缥缈的东西,或者只是朋友间手挽手一圈一圈漫无目的地行走,聊些不着边际的玩意儿。而周旁,常常有奔跑锻炼的人,甚至有在杂草蔓延之中已然废旧的司令台上唱京剧的人物,一片漆黑之中,或铿锵或缠绵的戏曲飘荡在西操场的空气里,清新动人。


  也曾在一个春夏之交植物茂盛的季节,和一位学美术的学长一起拍摄西操场,那一次我是如此仔细地捕捉它细微的美丽:阳光下等待飞翔的蒲公英,风中麦浪般翩翩起舞的杂草,无名草上七星瓢虫的固执身影,跑道上一串随意但有序的生动脚印,以及砂砾主打的球场之上依稀可循的可爱字符踪迹……我眷恋的西操场,第一次以显微镜的姿态接近,点点滴滴的魅力跃然心头。其实,多少个漫步西操场的黄昏,我熟悉着这个边缘地带,并且欣喜于这里的安宁静美。这里三月玉兰开,四月樱花映,五月槐花香,十月桂香飘,十二月雪花落……还记得那个暑假,遥远的朋友到来,带领着熟悉校园,自然带到了我喜爱的西操场。在这里我可以流畅地述说师大远古的过去与纷乱的现在,忽然发觉可以对这个学校的物事滔滔不绝如同自己的一个老友了。而朋友离开之前,居然执意还要走走那个很多人眼中荒芜到一无是处的西操场。这个埋藏许多人青春梦想的荒芜之地,总让人一发不可收拾地怀恋。其实,大学里,老师一茬又一茬地来,学生一拨接一拨地换,到最后不知道要将过剩的感情移植于哪一个方位的泥土上。也许曾经那个脚步驻留最久最舍不得离开的地方,就是你的诗意栖居之地了。有多少人可以诗意地赖在自己选中的栖居之地而不被驱逐奔向所谓的前方?


  有时,真希翼西操场就那样一直默默无闻一直荒凉下去!就让黄土地上的那一轮红月周而复始年复一年地照耀这里的荒凉吧!这样就可以让在意的人喜爱的人安享这里独有的静谧,保存与这里交集过的个人历史了。

(陈惠萍)


编辑:叶蓓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