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公孙龙为什么强调“白马非马”
日期: 2019-10-08 编辑: 供稿单位: 12版: 思想周刊/文史·广告

公孙龙,字子秉,战国赵人,先秦名学之集大成者。今本《公孙龙子》一书,其中的《迹府篇》乃后人汇集所成,而《通变论》《坚白论》《白马论》《指物论》《名实论》五篇可信为公孙龙本人作品。


先秦名学辩题甚多,“白马非马”虽非创始于公孙龙,但他的《白马论》最为世人所熟知。然而,“白马非马”论题的真实含义经常被人拿来讨论。


“白马”何谓?公孙龙在《名实论》中说:“天地及其所产焉,物也。”又说:“夫名,实谓也。”可见,“白马”之“名”用以称谓现实中白色之马这一“实”,公孙龙并没有予以否认。


“非”字何义?有将“白马非马”说明为“白马不是马”者,亦有将其说明为“白马不等于马”者。公孙龙曾在《通变论》中系统论述了自己的“二无一”论题,这个论题又服务于“白马非马”论题。公孙龙两物之间的“异”“不等于”等同于“非”“无”。


“马”字何指?此乃千百年来学人无法确切了解“白马非马”含义的关键所在。在先秦思想家中,公孙龙比较独特——他不满足于现实世界的思考,而努力对现实世界予以抽象化思考,形成一个由共相组成的所谓彼岸世界。


在公孙龙看来,现实中的“白马”是由“白”之共相与“马”之共相和合而成。《白马论》说:“马未与白为马,白未与马为白。合马与白,复名白马。”所谓“马未与白为马”乃“马”之共相之义,而“白未与马为白”则是“白”之共相之义。共相和合而为实物,这是公孙龙的创生思想。


但问题是,他又割断了实物与更为本源的彼岸世界之间的联系。在《白马论》中,公孙龙接着说:“白者,不定所白,忘之而可也。白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非白也。”此即“马白非白”。“白马”之白是以殊相形式而存在于现实世界,为“定所白”;它不是那种以共相形式存在于彼岸世界中的“白”,即不是“不定所白”。


先秦文字简要、一字多词,每个汉字都存在多个义项。马之殊相义、共相义,均可用“马”之一字以示之。但在公孙龙“白马非马”论题中,“非马”之“马”仅取“马”之共相义;“马”之殊相义,则由“白马”“黄马”“黑马”诸“名”承担。学者若将公孙龙的“白马非马”论题,依照字面意思说明为“白马不是马”,则失之笼统;若说明成“白马不等于马”,则为不确。


公孙龙的“非”即“无”,亦即“相异”“不等于”,反向则可推知他的“是”当即“不异”“相等”。简单来说,他的思维模式为“甲是甲”,一物只能“是”它自身,只与自身存在联系,与任何他物之间只存差异、没有联系。


由此,公孙龙切断了事物之间应有的联系,每个事物都孤零零地独存于世界,故他的世界是一个物物相离的世界。这就是他的世界观,即《名实论》中说的“离也者天下,故独而正”。天下事物无不“离”,每个事物只能是它自己,即“独”。白马只能是白马,“白马”此“名”只能专门用来称谓白马此“实”,如若用来称谓马或白皆不可,用来称谓黄马、黑马同样不可。


这种名与实相专应的思想,不仅是《名实论》的核心,而且是《公孙龙子》一书的纲要,贯穿整部作品。


(编辑单位: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来源:《解放日报》(2019-10-08 12版)

链接:https://www.shobserver.com/journal/2019-10-08/getArticle.htm?id=279900






编辑:蒋红跃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