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城资讯网:曹志耘:逐梦故土 留下乡音 记住乡情
日期: 2019-11-06 编辑: 供稿单位: 婺城资讯网

       


       编者按   

       万里归来情更暖,此心牵挂是吾乡。在2019首届婺城发展大会筹备召开之际,婺城成立融媒体采访团开展婺城乡贤大型采访活动。婺城区融媒体中心的采编骨干组成多支采访小分队,分赴全国各地,访乡贤、听乡音、叙乡情,以图文、短视频等多种形式在报纸、电视、新媒体平台同步发布,发扬各位乡贤的敬业奉献、拼搏奋斗、爱国爱乡精神,为首届发展大会营造浓厚氛围,助推“双城”战略走深走实。


  “汉语方言和各民族语言是历史的沉淀、学问的标记,大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一天天衰落消亡而无动于衷,而应该尽己所能地参与到保护方言工作中,留下乡音、记住乡情。”这是曹志耘的梦想。

  他说,“乡音”是一枚镌刻在大家身上独有的印记,生生不息、根脉相传,它是来自故乡的慰藉,是地域学问形成的底色。作为一名反哺故乡的乡贤,曹志耘一直致力保护和传承传统方言,他坚信方言作为传统学问的载体,保护好方言也就是保护好美丽乡音与动人乡情。


       少时的方言情结


  1961年,曹志耘出生在汤溪镇九峰山下的岩下村。曹志耘回忆,他小时候,没有收音机,没有电视机,连电都没有。盛夏之夜,村子的场院上,明亮的月光下,大人们坐在一旁乘凉聊天,小孩子三五成群,或跳房子,或捉迷藏,老鹰捉小鸡也演变成了捉小羊的游戏,小朋友们要边玩边唱:“牵羊咩咩,萝卜塞塞。牵羊卖羊,萝卜生姜。有盐吃咸菜,无盐吃淡菜……”而到了漫漫冬日,大人小孩就围坐在一起,听故事篓子讲各种武侠英雄、才子佳人、妖魔鬼怪的故事,听完之后常常吓得睡不着觉。


  “以前村里有自己的戏班子,春节期间就在本村和附近村里演出,婺剧不仅成为了重要的娱乐方式,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在曹志耘看来,娱乐也好、教化也好,背后都离不开方言,对于不识字的的农民来说,是方言传递了来自祖先的声音和教诲,是方言活跃了学问生活、滋养了精神世界。


  1978年,曹志耘离开故乡去济南的山东大学上学,那时村里没有一个人会说普通话。曹志耘是村里学问程度最高的人,但他也不会说普通话。这种状况延续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往后,电视机开始普及,每家每户屋里成天回荡着普通话的声音,一天下来所听到的普通话远比本地话多得多。自那以后,村里的人不管识不识字,有没有学问,逐渐地都能打几句官腔。


  每当夜深人静,儿时的一幕幕生活情景总是会在曹志耘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来。小伙伴的童谣声、大人们滔滔不绝的故事连播、婺剧高亢而悠扬的唱腔,也时常在他耳边响起。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愁绪似乎也在不断加强。这让曹志耘渐渐明白,方言是母亲一字字、一句句教给我的,它从小就已进入了他的学问血脉,融入了他的血液,无论走到哪里,这种母语学问都会伴随一生。


  大学毕业后,曹志耘一直从事汉语方言的调查研究。几十年来,足迹遍及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海峡两岸、青藏高原,对官话、晋语、吴语、徽语、闽语、粤语、客家话、赣语、湘语、平话、土话、乡话、畲话等进行调查。7年来,赴实地调查过的方言点不下数百个,近几年还调查了苗语、侗语、道孚语等少数民族语言。在调查的基础上,还撰写了大量调查报告和论著。


       重回家乡坚定保护方言决心


  对大家来说,汉语方言的抢救与保存似乎显得很遥远,但是对曹志耘来说,这是他为之奉献了毕生精力和心血的研究领域。曹志耘表示,汉语方言历史悠久,但20世纪中叶以来,汉语方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许多小方言和特殊的方言现象正在急剧萎缩和消亡。全面科学地描写展示汉语方言的传统面貌,及时抢救记录和保存汉语方言资料,保护民族语言学问遗产,已经成为一项迫在眉睫的重要任务。


  怀着这样的任务和使命,曹志耘带领团队开展“汉语方言地图集”课题,其中参加人员共有57人,来自国内外34所高校和研究单位,历时7年,实地调查全国930个地点,编写收录510幅方言地图,涉及全国(包括港澳台)各地。如今,《汉语方言地图集》是世界上第一部在统一的实地调查的基础上编写的、全面反映20世纪汉语方言基本面貌的原创性语言特征地图集。


  2015年清明节,曹志耘回到老家岩下村。他还依稀记得,当他在村旁开满油菜花的田野里闲逛的时候,遇到4个正在捉麻雀玩的小孩儿,年龄从三四岁到十来岁不等。虽然穿着打扮跟村里人一样,但奇怪的是一直在用普通话交谈,而且发音也挺不错。“当时我心想他们也许是谁家来的小客人吧。然而当我问他们是哪里人时,才得知这几个孩子竟然就住在我家隔壁。”这一幕让曹志耘颇为感慨,原来现在的小孩子很少回到村里,即使回来跟爷爷奶奶也是说普通话。至于这个村里的方言,基本上是不会说了,只是还能听懂一些。这样的场景,更加坚定了曹志耘保护家乡传统方言的决心。


  2018年,曹志耘回到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人文学院,创建中国方言研究院,决心以此为基地开展浙江方言学问的调查研究和保护传承工作。他说,四十年过去了,从故乡到异乡,从少年到白头,他终于又回到了自己出发的地方。


       致力方言传承坚持学问自信


  曹志耘认为,方言这些夹杂着泥土气息的话语,或源于市井生活的寻常琐事,或源于茶余饭后的家长里短,它收纳了民间的智慧,采集了地域的精华。翻过一座山,音调就转变;走过一陇田,意义大不同。你可以讲着吴侬软语,夜话闲谈;也可以侃着东北话语,把酒言欢。正是因为这种特色,才赋予了方言承载学问的使命;也正是因为这个载体,学问才得以遍地开花、异彩纷呈。


  曹志耘告诉记者,这辈子他要做3件大事。第一就是调查编写全国的汉语方言地图集,这件事已经圆满完成。第二就是开展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该工程要对全国1700个地点的语言和方言进行统一调查和抢救性保护,并建成资源库。语保工程由教育部和国家语委领导,是继1956年开展全国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普查以来,我国历史上第二次全国性、大规模的语言方言调查工作,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语言资源保护项目。曹志耘担任了这个工程的首席专家。第三就是对浙江省的方言学问做全面系统调查、研究和挖掘,为家乡的学问建设和社会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为反哺故乡的乡贤,曹志耘在寄语2019婺城发展大会中提到,要积极树立婺城学问自信、发展自信,集聚各方资源、人才力量,唱响“共同图强”主旋律,推动婺城高标准高质量发展。


  而作为一名致力保护和传承方言的研究人员,曹志耘认为,不论是发展经济、贸易还是学术工作,都是要以学问为支撑,而传统方言不仅是地域学问的特色,也是地域学问自信自强的基础。“现在大家可以从推动在青少年中开展中华优秀传统学问教育,在小学里开设地方方言学问课程和校园方言学问活动,发展具有学问价值和传承意义的学科等等,来重拾传统,建立语言学问自信。”


来源:婺城资讯网

链接:http://jhwcw.zjol.com.cn/wcnews/system/2019/11/06/032006610.shtml




编辑:蒋红跃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